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计算机科研与技术

QQ 11360330

 
 
 

日志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经费怎么花?  

2013-11-19 18:26:35|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前,科研经费使用中存在的腐败问题,再次被媒体曝光。某高校科学家贪污巨额科研经费,被依法惩治。其实,科研经费中的腐败问题出现多年了,有些早已成为“潜规则”。据报道,江南某大学教授被指控授意其博士生,陆续以开具虚假发票、编造虚假合同、编制虚假账目等手段,将1022万元专项科研经费,套取或者变现,非法据为己有。此案可能刷新了科研经费贪污历史上的新纪录。那么,一个大学教授为什么能贪污那么多的钱呢?其实,案中的当事人可不是一般的教授,而是该大学某研究院的院长,是国家某重大专项研究计划的首席科学家,是重量级的研究与行政管理人员。这件事暴露出了科研领域一个非常严酷的现实,即科研经费分配存在着巨大的差异。那些大腕级的科研人员与普通科研人员,在经费使用上没有共同点可言。
在我国医学科学与生命科学领域,网上曾流行这样一个名单:50多位科学家仅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就累计获得了1000万元以上的资助,网友们戏称他们为“千万俱乐部”成员。如果从表面上看,那些“千万级”经费是通过激烈竞争产生的,反映了他们较强的科研竞争实力,然而,仔细推敲起来,那些科研“千万富翁”,则都是科技界的“大牛”,如院士、大学校长或副校长、研究所的所长或副所长等,普通研究员或教授能够进入“俱乐部”的则几乎没有。
“千万经费”当然数字巨大,然而,这个数字早已被“亿元俱乐部”所取代了。近年来,随着国家一系列重大专项计划的启动,科研投入力度大大加强,给人的感觉是经费满天飞。无独有偶,进入“亿元俱乐部”的,许多都是“千万俱乐部”的成员。据了解,出事的那位院长,就负责了近2亿元的科研经费。
现实中,许多人申请科研经费,对要解决的科学问题是不关心的。他们最想知道的是如何拿到项目,只管结果不问过程。在撰写科研计划书的时候,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制造眼花缭乱的名词,或直接从洋人那里翻译几个时髦的名词,以显示他们的学问高深。因为参与评审的专家也多少是小圈子里的人,大家互相关照,至于是否浪费宝贵的国家经费,是没有人关心的。“你是想拿到钱,还是想解决实际问题?两者的写法是不同的。” 笔者一次参加课题申请,就听到有人说出这样的话。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人,那些较正直的研究人员,那些不愿加入或没有条件加入“大牛俱乐部”的普通科研人员,却整日为发不出工资而犯愁。发不出工资,养不起队伍,纵有浑身本领,也只有在激烈的科研经费竞争中面临被淘汰或被边缘化的危险。
如何才能促进科研经费的有效分配?如何最大程度地调动科研工作者的积极性?根据笔者几十年从事科研的切实体会,建议如下:
第一,应有一定比例的国家计划科研项目。即国家为了满足重大实际需求,解决具体存在的应用问题,由国家直接划拨专门经费来完成。集中优势力量,采取大兵团作战做法,是可以起到事半功倍成效的。当年搞“两弹一星”,就是这样做的。进入到国家重大计划科研的研究人员,不允许再申请任何课题。相应地,国家出面解决他们的住房、工资、养老等一切后顾之忧。当前搞的某些项目似乎有这种色彩,遗憾的是,这样的计划都被部门包办了,没有集中最优势的力量来搞,而是采取“山头”主义,排斥异己,没有形成科研合力。
第二,对科研经费采取严格的监督与审计制度。当前,对重大科研计划的验收,都是当事人或其主管部门自行验收,一些指标即使没有很好完成,但碍于面子,大家都不好捅破;审计部门只管经费是否按照规定花,但无法判断经费花得是否合理。那些为解决国家重大需求而设立的项目,不能以上交若干中看不中用的SCI论文而凑数。
第三,科研经费要给一线的科研人员使用。当前经费申请,数额越大的,申请起来越宽松,越小的经费(如国家面上基金或各省的自然基金),评审起来越严格,这就客观上造成大量的费用集中到少数“千万俱乐部”或“亿万俱乐部”等个别大腕科学家那里,而那些大腕科学家有些是不进实验室的。他们仅是项目的“包工头”,专门负责拿项目,到验收的时候再露几次面,这样经费浪费乃至挪用就很难避免。那些以大学校长、研究所长为专门职业的科学家,其主要职责是管理,应逐渐从科研经费竞争队伍中脱离出来。
第四,绩效考核应当停止使用以经费申请数额论英雄的办法。当前对科研人员或大学教授的评估,主要看两个指标,一是SCI论文发表的数量,二是经费申请的额度。科研人员的劳动,即使发表成果也是要看效益的,如果没有花国家很多钱,也取得了大量成果,国家理应主动支持他们;而花了大量的钱,成果却不突出,就不能继续鼓励这些人向国家伸手要钱。即使不能立即停止将经费列入绩效的指标,也要采取将成果除以经费的做法,即单位经费资助强度的成果产出,为合理的判断标准。
第五,从源头解决科研人员生存难问题,早日将他们从经费申请“游戏”中解脱出来。为鼓励科研人员创造效益,许多科研院所和高校的管理政策,都与经费挂钩,或直接用科研经费发工资,或用于绩效奖励。没有科研经费,许多研究人员要么被边缘化,要么委身于学术大佬,从中分得一杯羹,其原始创新动力是被严重挫伤的。必须切实解决科研人员的工资问题,国家保留一部分精锐的科研队伍,让这些队伍中的优秀科研人员再也不“为五斗米而折腰”。
总之,科研经费问题是事关国家科研活动中的重大问题;经费申请已成为中国科学家生存的第一要务;科研经费分配的严重不平衡,造成了科研腐败,阻碍了中国科技进步。建议有关部门认真对待上述问题,早日将科研人员从科研经费困惑中解脱出来,为国家和人类的科学事业保驾护航。

-------------------------------

“对比国内科研现状,无论是科研环境,还是科研人员个体,这都是一个巨大的反差!”在中国科学院大学近日举办的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上,中国科学院前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路甬祥从沃森和克里克发现DNA双螺旋分子结构的故事谈到其对国内科学研究的启示时如是感慨。
今年是DNA双螺旋结构发现即《核酸的分子结构——脱氧核糖核酸的结构》论文发表60周年,这项发现与相对论、量子论、地球板块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一同被公认为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成就。其发现者沃森和克里克的科研经历充满了传奇:他们并非生物化学或生物物理领域的资深专家,而他们开始从事DNA分子结构研究也仅一年半的时间。然而,时隔9年,他们因这项发现便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而他们也被生命科学界誉为20世纪最有影响的科学家。
值得国内科技界借鉴的是沃森和克里克对认定目标的锲而不舍精神,以及他们所在研究单位对创新思维的充分尊重。
路甬祥说,那年沃森23岁,是肯德鲁教授的博士后;克里克35岁,是佩鲁茨的博士研究生。但两人都不相信蛋白质是遗传载体,而相信DNA是遗传物质,认为解读DNA的分子结构是关键,并有强烈的兴趣。可喜的是,卡文迪什实验室和他们的导师尊重并支持了他们的选择,为他们开展研究、获得成功提供了前提条件。
另一方面,沃森和克里克不怕经费短缺,不怕资历浅薄,满怀自信和激情,锲而不舍、紧密合作、勇于探索、不怕失败、求真唯实。
然而,路甬祥说,当下有些单位存在讲究论资排辈、迷信“权威”的陋习,有些导师习惯于指定研究生的研究方向乃至研究选题,不尊重、不支持青年人的兴趣,不重视青年人的创新思维和自主选题;相应地,国内也有一部分青年人缺乏自信,乐享其成,盲目服从导师安排,不敢于、不勤于、不善于独立思考和创新思维,碰到困难和挫折便畏缩不前、绕道而行、见异思迁。
“这就是反差!”路甬祥说。他还因此呼吁,“我们应下决心转变教育观念,并切实采取改革举措,从注重知识灌输转变为更加注重学生的创新能力培育,着力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创新思维能力、创新仪器和方法的能力、实验观察和分析综合的能力、开展交流合作的能力。”
此外,沃森和克里克带给后辈的另一点重要启示在于,“学科交叉融合,交流合作是孕育前沿突破的沃土和环境。”路甬祥说,上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量子力学的发展迅速,生命物质的分子结构和遗传的分子机制研究也进入了关键时期,一大批化学家、物理学家参与生命科学研究,不仅带来了新的科学思想,对生命科学实验技术的发展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和推动——分子生物学正是物理、化学、仪器学、计算科学与生物学交叉融合的产物。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在我国的大学还是科研院所内,学科间分隔、人才和知识结构单一、信息不能共享、交流合作困难等现象仍未得到根本改变,制约了创新潜力的发挥。路甬祥为此呼吁:“我们应从体制机制、考核评价依据和方法上切实进行改革。”
------------------

 

日前,两项科技大奖陆续揭晓。一项是在科技界乃至在社会上具有广泛影响的2013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揭晓,“量子科学家”潘建伟院士等一批做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家,获得该奖项和20万港币或100万港币的奖金;另一项是包括神十航天员聂海胜、张晓光和王亚平在内的一批航天科技骨干,获得了曾宪梓载人航天基金会2013年度奖励。
包括以上两项科技大奖,以及即将颁发的年度国家科技奖,其产生强大的激励效应已逐渐被社会所认识,如对杰出人才和重大成果、成就的肯定,带来的荣誉、社会美誉,乃至物质上的支持,都有助于调动获奖者本人和广大科技工作者的积极性。但科技奖励的效应决不仅限于此。用经济学的术语讲,科技奖励还具有很鲜明的“溢出效应”。借科技奖励活动,营造尊重、支持科研的氛围和创新文化上,其作用将远远超出奖励本身。
通过授奖,可以发挥对创新人才的激励和引导作用,激发团队或集体的创造活力,培育全社会的创新文化。科学研究主要靠的是薪火相传的持续积累,取得成果需要领军人才把握方向,引领突破,同时也少不了怀抱热情、前赴后继的科研团队。对优秀科技人才及其成果的奖励,如同树立了一面旗帜,展示态度、指明方向,让人人觉得有为、可为,从而成为推动科技进步的杠杆。
当前,公众对获奖者或相关科学成果的关注,通常随着颁奖的结束而消退,即便可能会记住一串似曾相识的名字,却很难说增进了多少对科学的了解和兴趣。这说明,科技奖励在培育创新文化上的作用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当然,创新文化的营造,属于涓涓细流式的“润物细无声”,不可能立竿见影、立即见效,需要社会各个方面的长期努力。
认识到科技奖励工作可以带来的“溢出效应”,让它发挥出更丰富的“潜能”,就要求我们在具体实践层面,借助科技奖励,既传播科学研究的“苦”,也要体现苦中的“乐”,并挖掘获奖者身上的科学品德,总结科研者的科学思维和理念。当前的科技奖励传播中,往往侧重罗列获奖者的一系列科研成就,以及获得成果的艰苦过程,如果能够精心组织,同时传达出其实科学研究也有乐趣,可能会更吸引普通公众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同时,提升科技奖励的“溢出效应”,培育全社会崇尚科学的创新文化,尤为关键的是思考、总结、传播获奖者科学探索精神,进而推进、塑造我们自身的科学传统。

  评论这张
 
阅读(19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