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计算机科研与技术

QQ 11360330

 
 
 

日志

 
 

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2014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好申请吗?  

2013-12-09 11:02:09|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生活中,我们能够发现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那就是一个人离开了教育体系之后,经过若干年的生活,其行为表现与曾经受到的教育关联度急剧下降,甚至看不到丝毫的联系。这种虽然经过教育体系的系统教育,而在生活中却体现不出教育的贡献的现象,姑且称之为知识退化现象。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一个农村高中生如果没有考上大学,就只能回乡务农,经过5-10年的农村生活之后,TA们将彻底的无教育化,就是变得和那些没有受到12年教育的几乎一样,有很多时候,甚至还不如那些没有得到更好教育的人显得更有教养和智慧。若干年之后,他们除了还能认识几个字,教育中的大多数知识已经完全忘记。在城市中我们一样看到类似的现象。那些得到过较好教育的人,不管是高中毕业,还是大学毕业,很多人只要从事非知识性工作,若干年之后就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和没有受到良好教育的人一样,甚至更为庸俗化。有时候,你很难将那些人跟曾经的意气风发的学子们关联在一起。如果这种知识退化现象是非常普遍的,那么我们的教育体系就是一种巨大的浪费,对于受教育的人,同样是巨大的浪费。我们花了12年甚至16年的时间,得到的教育却经不住生活的洗礼,最终依赖的依然是庸俗的世俗习惯,教育的作用可以说微乎其微。我不了解在其他国家类似现象是否存在,是否如中国一样普遍,并且严重。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我想下面几点也许可以作为参考。


一、内容空洞化。

教育的主要目的在于让一个人摆脱蒙昧,开启心智,从而能够成为一个具有健全人格的有用之人。但是我们的教育内容还不能完全达到这个目标。教学内容古板,与现实脱节严重。在古代,一个人可能只学习了四书五经,但是四书五经的内容包含了文学、哲学等人人都需要的精神食粮。那个时代,一个秀才(相当于高中毕业)是非常有文化的人,也是受人尊重的人。尽管很多秀才没有更高的功名,但是他们的知识体系能够影响周围很多人,在农村,一个秀才也是了不起的文化人。从一生的结果看,如果脱离教育时间越长,现代教育体系下的人还不如古代教育体系下的人更有生活智慧。我们现在直到高中毕业,所学习的知识绝大多数与现实生活相关性较小,这就导致这些知识不能在其后的时间内有效的被利用。如果考虑到我们国家还不能让所有人上大学,那就意味着有一半的人可能没有真正被现代教育所启蒙,享受不到教育带给他的实实在在的好处。

二、形式功利化。

我们的教育的目标很长时间以来是功利化的。不是为了考大学,就是为了培养所谓的专门人才。中学的知识更像是为了以后的学习设定的基础知识。如果我们没有幸运的更进一步学习,那么那些知识可能就很浪费。同样,我们的大学教育同样不能让我们变得更有智慧。一个大学生毕业之后可能一无所长,进入一个工作岗位需要较多的职业培训。如果一个人读了16年的书,还不能立刻就业,那问题就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教育体系出了问题。我们在教育的过程中,只知道考试,记忆,但是这些死记硬背的东西对个人的生活能够有多少的帮助呢?前两天听到一个广播访谈节目,说在台湾,大学一年级,语文是所有学科必修课。这时候的语文不仅仅是读几本小说,而是包含了哲学等一系列的内容。我想这个做法值得我们借鉴。对于生活,我们不仅仅需要所谓的科学技术知识,还需要很多科学技术还无法说明的问题,这样可以让我们在生活中得到有意义的指导,哪怕是比较含糊的哲学指导,也比陷入宗教的迷信来的更好一些。

三、生活习惯化。

导致知识退化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社会的习惯特别多。这种现象对于过去几千年教育体系不普及是有用的,它能让没有文化的人同样能够适应生活的大部分。但是到了现在,这种习惯性做法恰恰阻碍了我们对于新知识的获取和运用。大多数人进入生活之后,迅速的适应了生活,并且学习或者重新拿起先辈们早就准备好的生活工具。同时由于中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较紧,导致每一个人都被周围的人带动,不需要自己学习,只需要模仿,就能够差不多。在这种环境中,似乎学习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什么都有答案了,还需要学习么?

四、行为庸俗化。

当一个人进入了生活,迅速的融入了社会,大多数人不会有自己独立的生活,一切都是在和别人的攀比中度过,这种攀比导致生活的庸俗化,而庸俗化导致的直接后果是社会竞争的无序化。在中国,成王败寇的思想还是很普遍的。一个人有了钱,一切似乎都是对的。这种庸俗的价值观对于社会的良态发展是非常不利的。最近读了一些闲书,有些困惑似乎得到了答案。我们读历史,总有很多遗憾。一个个朝代在更替,在更替的过程中又是非常的残酷。为什么好好的制度最终变得腐朽不堪?是人变得愚蠢了么?但是为什么那么多优秀的人都解决不了那些在后人看来显而易见的毛病呢?究其原因,就是所有参与的人的行为庸俗化,自私化。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着想,不管是皇帝,而是大臣,包括百姓。制度就在庸俗化的过程中不断地腐化,被蚕食。最终一个朝代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落。有一次,路上听广播,说清华的老一代老师们捐助了一些希望学校,他们无疑问是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就在于教育。可是如果我们的教育不能解决知识退化,不能解决一如既往的庸俗化,那么多几个人多识几个字,一样不能解决中国的顽疾。

五、思想懒惰化。

中国教育导致知识退化的另一个原因在于,我们从来就没有启发被教育的人去独立思考,这些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在生活中也不会思考,思想越来越懒惰。遇到了新问题并不是想着怎么解决问题,而是想着怎么跟着大流,避免自己的损失。这种从众心理就是思想懒惰化的表现。实际上,在很多时候,从众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但是每一个人都担心如果自己不从众,可能会有更高的风险。这种对于风险的盲目恐惧正是表现我们对于世界和社会认知的苍白。由于我们不能运用我们曾经学习的知识进行思考和分析,所以我们担心,因为我们担心, 所以我们需要跟着别人。这种懒惰化的直接后果是,社会经济的发展犹如过山车,房价高的离谱了,苹果卖疯了,汽车饱和了。这些都不是理性社会的表现,一个思想懒惰的社会必然出现不理性的结果,而有些时候,不理性的结果是所有人都跟着倒霉。


教育的目的在于让社会发展更平稳,让每一个人都能有得到更好生活和体验幸福的能力。但是我们的教育离实现这个目标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不能仅仅是说,我们教育了,而是要实际看到教育的效果是否真的达到了其本质目标。起码我们需要将真正有意义的知识教育给下一代,并希望这些知识能够指导他们的一生;让每一个人都能够自主的思考,让中国的社会变得更加理性。中国梦是要实现一个民主富强的中国,教育是最根本的一种手段。在没有改变目前教育内容空洞化和形式功利化的条件下,我们可能还会有很多的曲折去经历。只是希望那些曲折不要太剧烈吧。

----------------------

 

一个人拿到了博士学位,他或她其实已经具备了指导博士研究生的基本学术条件。 美国高校没有博导一说,如果你所在的专业具有博士学位授予权(Doctoral Program, 类似于国内说的博士点),所有的助理(以上的)教授们都是可以指导硕士、博士研究生的。具体来说,你能否指导研究生,分水岭是岗位上的划分:faculty(教员)或者 staff(职员)两大系列。如果你是一个应届博士毕业生,拿到了faculty系列的位置(可以是助理教授、助理研究员),只要有一定的经费和实验条件,你就可以直接招募和指导研究生了,无须参加额外的资格评审和竞聘;相反,如果你拿的是一个non-faculty位置,不论你是什么名校的博士也不论你做了多少年博士后,你是不能直接指导研究生的。记得很多年前我在读博士期间就在大学的研究所工作了,工作期间我也指导博士生,但我的工作是个staff 系列的管理岗位,没有资格,就只能跟系里(当时是核工程系和化学系)教授一起合带。

如果你在系外或校外的非学术教育机构如医疗中心、研究所任职,你愿意指导学生的话,可以到附近大学里的相近专业谋一个兼职教授Adjunct Professor的虚职。这种兼职faculty并不容易申请,因为也要经学术委员会审批,里面也分等级,如果你刚毕业不久,通常会给你Adjunct Assistant Professor。通过以后你就可以指导他们那个专业的学生了,前提是你得有经费,能找到对你研究项目感兴趣的研究生,当然你如果指导博士生的话,自己必须有博士学位。

也许你会问,刚出校门的新科助理教授,没有指导博士生的经验咋办?美国高校师资中有个柔性的“mentor”制度,即一个年轻教师上岗,系里会指派(也可以是自己找)1-2名资深教授做mentor,对其学术成长过程中可能碰到的问题进行咨询帮助。我老人家在过去五年里做过两名助理教授的mentor,对年轻人在指导学生、申请经费、写论文等方面给出谋划策。

中国大学不一定事事要跟美国学,但研究生的学术培养有其基本特点,须遵循一些基本规律和规则。相比之下,国内高校的博导制有着明显的不合理性,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很多学生愿意找做前沿学科的有思路有经费的年轻教授,但年轻的教授们很可能还不是博导;而一些没有研究课题和经费、专业知识也老化了的教授们,手上却有博导权力。这么多年来,这样的教师结构下滋生出了很多学生和青年教师的杯具来。

我不清楚国内大学博导制的由来,但坚信这个不合理的制度在不远的将来会被取消。

-----------------------------

最近看到一则标题为“加拿大产学合作遭批评”报道。说的是加拿大大学教师协会(CAUT)调查了数十份大学与产业部门合作计划后声称,“在他们努力与企业、捐赠人和政府开展以吸引投资过程中,加拿大大学正陷入这样的泥潭-不惜以牺牲基本的学术原则为代价”。因此,他们认为,大学与企业签订合作协议时,必须保证学术自由。由此事想到这篇博文选题,并以亲身体会谈点我对学术自由的认识。

维基百科对学术自由是这样介绍:学术自由指学术界进行学术活动的自由。可以具体定义为“具有专业资格的人士在他们胜任的范围内探索、发现、发表及讲授他所见的真理、除了鉴定真理的理性方法的管束之外,不受任何权力约束的自由”。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学术研究不要受到权利干扰和影响。然而,在我们国家现在的科技管理体制下,大学与科研院所这些科研主力军机构中研究人员要真正做到学术自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我的经历中,除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相对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一些科研人员的学术自由外,其它类型的科研项目,尤其与企业合作研究项目要享受一点学术自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这是因为,我们企业管理者普遍只关心技术本身,并不关注这些技术与某些学术成果之间联系。他们并不理解有价值的学术思想及成果是“取之于企业,用之于企业”,是提升一个企业创造性发展的不竭动力。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在美国硅谷与我国一些高新科技产业园的管理者中多些。我周围那些主要做应用技术研究的教授与企业打交道过程中,由于他们自身发展及指导研究生需要,还是比较重视学术研究。但是他们经常碰到这样的问题:有的企业要么以资料保密为由不让发表学术研究成果。当然确实属于保密也无话可说,但是多数属于借口。实际上合作企业方负责人是希望发表学术成果,有的还需要这些成果为他们晋升职称所用。所以,有的企业负责人公开声称要当论文第一作者,这种情况实际上属于权力寻租,因为他们主要属于出资方负责人而已(而且多数属于国有企业),对学术成果本身基本没有实质贡献。

我早期做过一点企业项目时比较幸运,我碰上几位年纪较大的老总。或许他自己已经不需要论文晋升职称。所以他们基本没有干涉我发表合作科研项目的学术成果,也没有要求当论文第一作者。其中有一个企业老总善意地提醒我,你发表这个项目的论文将我放在最后一个作者就行,免得他们单位人说“闲话”。所以我说在与企业的合作研究项目中,我碰到一些德行好的合作伙伴。

学术自由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有时会受到行政的干扰。例如我参加过我国上世纪广泛实施的“七五、八五、九五”科技攻关项目。这些项目从立项到实施主要是有关部门和他们选定的权威(有的属于双肩挑,通吃型领导,他们没有时间调研和跟踪科研国内外同行的研究成果)说了算。尽管项目管理过程中也有立项论证和结题评审这些环节,但是这些大多属于走程序的面子行为。因此,在进行这类科学研究时基本谈不上学术自由。

我的科学研究大约开始于30年前。如果粗分起来大致经历几个阶段:没有科研经费的文献调研阶段;以参与别人项目为主的被动科研阶段;自己当家作主的学术自由研究阶段。我自己没有经历过研究生阶段,所以至少没有受到导师支持与干预正反两方面的经历,但是我想科学研究的一些基本过程还是具有共性,可供年轻人参考。

第一个阶段经历时间不长,大概只有几年时间。当然作为科学研究的基本需求,文献调研和追踪同行科研成果是伴随你科学研究的整个生涯。我这儿只是指起步阶段的文献调研。那时国内刊物多数处在回复和创办中,因此,我选择阅读的文献主要是国外英文为主,尽管英文文献阅读起来很吃力,但是咬牙挺了过来(因为我们以前学俄语,英语属于自学,为此,专门写过一篇科技文献阅读体会博文)。这期间文献调研的主要成果是厘清和结合自己实际确立了作为自己以后长远研究生涯的研究领域与三个研究方向。为此我在1986年发表了6篇综述论文,它们属于这个阶段调研成果的“副产品”。那时发表论文不但不要版面费,每篇还有几十元稿费,可供改善家庭生活。这也是学术自由研究阶段的前奏。现在从事科学研究的年轻人一般都经过完整的本科与研究生高等教育学历过程,他们具有较好科研与外语基础。然而当他们完全脱离导师,开始独立科学研究,真正享受学术自由的科学研究还需要一个过程。

第二个阶段主要属于被动科研,缺乏学术自由。在这个阶段至少没有自己对科研选题的自主权。但是积极参加别人的科研项目属于科研经验积累阶段,是一个人科研成熟重要途径。当时我主要参加系主任和教研室主任的项目。其中最有意思的是我们教研室主任的一个小项目,从立项,到最后完成项目汇报,全是我一人做。因为,这个小项目是这位教研室主任学生负责的课题,我们从他那儿分的一点经费。教研室主任人不错,他公开说是“甩手掌柜”,况且项目经费也主要由我花。所以尽管甩手我也应该感谢人家。当然,参加系主任的项目就不一样了,我只管干活,钱只能听从人家安排和施舍,没有一点自主权。但是无论如何,在参加别人项目中只要心态端正同样收获颇丰。在这个阶段也有少数自己主持的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和生产性项目,这些项目的共同特点是应用目标明确,缺乏学术研究。其实对于企业方也不需要什么学术成果,能解决实际问题就好,这没有错。由于项目选题大都是人家定,多数属于领导或“权威”们定,自己属于从人家那儿分一杯羹。所以,自然谈不上什么学术自由,但这个科研经历很重要。在这个以参与为主的科学研究阶段也是考验一个人的德行。有的人不愿意当人家的下手,有的人碰到一些私心较重,德行差的“东家”(或老板)受不了。我的经验是当你还不能独立拿到项目时,就需要忍耐,这也是积累经验和人脉的好机会。我在参与别人项目时从来不计较给我经费多少。我曾经在一个973项目课题内主持一个自设专题,项目完成后课题负责人抱歉地对我说“这个专题给你的钱太少”。我真诚对他说,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不是客气话。我认为要想日后成为一个“强势”的独立科研工作者,你需要注意全面修炼自己的德行。

第三个阶段是我真正独立自主申请负责的科研项目,学术自由也只有在这个阶段得以真正体现。这个阶段的学术自由主要体现在1991-2003年期间我申请获得批准的四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第五个国家基金项目属于退休后的今年获得。这个阶段我主要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加上别人主动邀请我参加的项目,几乎涉及到国家基金委主要项目类型:面上项目,重点项目,重大计划项目,杰青项目等。即使参加别人项目也是完全属于我的主流研究方向。实际上也是项目负责人看中我在这个方向上的科研积累及已经产出的科研成果,认为我还是能在他们的项目中做点贡献。这些项目选择基本上都是基于第一阶段文献调研基础上厘清出的几个研究方向,加上第二阶段的研究积累,使得这些国家基金项目取得了一些令人满意成果。这些成果取得除了我及合作伙伴和研究生们勤奋努力外,也得益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充分尊了我们的重学术自由。

现在学术机构中从事科学研究的年轻人通常经受过较为系统的研究生经历,这是他们的优势。但是也有部分人由于受到研究生期间导师研究领域与方向的影响,约束了他们独立自由选择科学研究方向,缺乏自由选择的动力。学术自由必须建立在独立科学研究基础之上。在追求学术自由过程中切忌“幻想”,“好高骛远”,“不切实际”,“急功近利”。我们虽然不能漠视自己的利益(例如为了晋升职称需要,要多出快出成果),也要注意力求多做“水到渠成”科学研究,正确处理成果的数量与质量关系,为国家科技创新做出你们的贡献,年轻人加油!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