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计算机科研与技术

QQ 11360330

 
 
 

日志

 
 

科技信息大爆炸背景下的基础科学研究,名刊如名校.2013年发SCI期刊和EI期刊  

2013-07-16 18:19:55|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技信息的大爆炸影响了研究者的阅读方式。应用科学研究者热衷于寻求高度类似的相关研究,而基础科学研究者则只能面对海量的文献而束手无策。从而,与应用科学类研究对文献的热情高涨成对比的是,基础科学研究者对文献的冷漠。应用科学类研究由于有海量文献的支持,因而取的增量“进展”是很容易的,从而,也就对海量文献添砖加瓦。在这个表面上的巨大进步的背后,“进展”的泡沫不断的破裂。这就使成熟的研究者不得不冷静下来思考:如何选择文献. 一个好像是不约而同的方案是:名刊、名著。但是,对很多应用科学研究者而言,这无非是穿新鞋走老路的结果而已。也由于此原因,应用科学研究成为基于名刊、名著论点(作为出发点)的竞赛。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竞赛的胜利者未必是研究的成功者。

      科技文献上的进步与实际生产力的进步不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了。这是海量文献带来的新时代下的问题:科技文献危机。

      一个新词“大数据时代”,开始流行于各种媒体。数据挖掘技术的应运而生被看成是应对危机的有效办法。

      但是,这种简单的形式逻辑的判决方法对基础科学研究没有带来任何的好处,无论是使用哪个数据库,无论是使用哪类巧妙的关键词组合,我们还是在无效阅读的海洋里扑腾。

      对基础科学研究者而言,这就不得不重新考察:什么是表象?

      这种思考会直接的引向这样的结论:在科技信息大爆炸的背景下,应用科学研究者的结果(无论是正确还是不正确)就是基础科学研究的表象。

      正如早期的科学研究直接的面对大自然的无数表象类似,当代的基础科学研究面对的是对大自然的无数表象作出一定程度归纳后的、以经验关系表达出来的局部规律,也就是:以间接方式面对无数的、各种条件下的局部规律。

      把具体的局部规律或经验关系納入表象的范畴。这就是基础科学研究中的一个大趋势。

      这样一来,科学研究就被分裂为两个越来越远的道路:一条是力求具体化、局部化的应用性科学研究道路;一条时力求综合化、抽象化、普适性的基础科学研究道路。

      目前我们能够看到的现状是:基础科学研究因面对以具体的局部规律或经验关系为研究对象的巨大困难而进展乏力;应用科学研究则以摆脱基础科学原理的束缚而取得充分的“自由”来推动其“快速的进展”。

      我国的科学研究是以应用性科学研究为主流的,很不幸的是:基础科学研究和素质先天不足,后天又不重视,从而:以摆脱基础科学原理的束缚而取得充分的“自由”来推动“快速的进展”的趋势特别明显(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如果要搞基础科学研究,则因为基础科学研究是面对以具体的局部规律或经验关系为研究对象的,进入研究阶段的人群年龄势必被大大推迟,各单位和部门还普遍的缺乏这种耐心。因而,基础科学研究的薄弱及由此产生的无视科学基本原理的趋向将是长期困扰我国科学界的问题。

      总而言之,科技信息大爆炸背景下的基础科学研究必定是以中老人群体为主的。因而,在某种意义上说,研究生培养(制度、导师)问题将是高校生死存亡的大问题。然而,多数高校还在玩小孩过家家式的“科研”。

      研究生培养(制度、导师)问题解决的好坏直接的决定了我国基础科学研究的走向,和应用科学研究的(起点)水平。

---------------------------------

 

近日一则报道让中国科学院“躺着中枪”。该院新闻办紧急发布声明称:某报就“2013全球腐败舆情表”相关新闻进行报道并表示“由中国科学院旗下的世研民意公司(CRC)代为调研”。经核查,中国科学院系统所属企业中无此公司,此信息有误。(7月15日《北京青年报》)

打开网络,类似的“辟谣”让人眼花缭乱,如坠云雾里。此前有消息称,北京市多家网络媒体联合打造“辟谣”平台,共同“狙击”网络谣言。

“谣言”成了网络时代最富集的一个信息产物,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专业媒体之痛,有的发端于网络,有的则是由于专业媒体的不严谨报道经网络传播而被放大。就像鲁迅先生说的:“我有时也不大能够分清哪句是谣言,哪句是真话了。”

谣言有时候也是被逼出来的,就像真相有时是被谣言倒逼而来的一样。在公众期待的信息极度匮乏,舆论求证极其艰难的时候,谣言便会遵循“无风不起浪”的原则变成新闻。这里当然有当事方的问题,尤其当谣言的对象是官方机构——它们总喜欢做鸵鸟,对舆论不理不睬;以为记者的求证是起哄,是找麻烦,能躲就躲,能不开口就不开口。岂不知头埋得越深、嘴闭得越严,谣言滋长的空间便越广阔,传播的速度便越迅速。

但有的媒体的浮躁客观上也使一些本可避免的谣言借势生长,比如让中科院“躺着中枪”的这条。有的媒体热衷于轰动效应,习惯于“网曝”,对网络上的信息不加求证便搬上版面,搬上屏幕,不经意成了谣言的传播机、假新闻的扩音器。传播谣言容易,但要消除谣言的影响却很难,专业媒体的信誉往往在这一次次“辟谣”中跌近临界。

专业媒体一定要守住真实客观的职业底线,越是碰到“猛料”,越要小心求证,而不应“先报了再说”。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专业媒体如何在竞争中取胜?或者说,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自媒体时代,职业记者如何安身立命?显然,传播简单的信息和奇闻已无优势可言,而对网络上鱼龙混杂的信息进行求证才是其积攒良誉、竞争取胜的法宝。

网络时代最缺的是“有脑子”的记者。这个话听起来也许很无厘头,但它很严肃。我们常常强调“脚底板下出新闻”,但脚是不会思考的,脚体现的是脑子的意志。没脑子,脚步就会乱,脚下沾再多的泥也出不了有价值的新闻。有脑子,体现在作风上就是有求证精神。记者采访一定要多问几个“为什么”、“是这样吗”,在得到的所有信息之间构成完整的事实链或逻辑链之后,形成的报道才可能更接近真相。

专业媒体不被谣言裹挟,职业记者善于利用专业渠道、专业资源“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才可能在网络时代不被淘汰,真正成为真相和良知的捍卫者。

 

---------------------------------------

 

前几天粗略读了任胜利老师博文“OA巨匠Peter Suber的新作:Open Access (the book)”推荐的这本书(下文简称之为“OA著作”),再加上经常在科学网看到有关论文发表和学术评价的博文,将一些感想整理如下。 

(一)从OA的逻辑基础谈起

     上述“OA著作”反复提及一点:科研人员发表学术期刊论文不是为了金钱(“not for money”、“rather than money”),将此作为期刊OA化的逻辑基础。其基本思想是这样的:科研人员是学术期刊论文的“作者”,同时也是“读者”;作为“作者”的科研人员们发表学术期刊论文一般没有金钱上的收益,也就是说期刊出版方从科研人员那里是免费获取论文资源的(一般编辑和评审人也是免费服务);然而作为“读者”的科研人员们却不能免费获取到由他们免费贡献给期刊出版方的论文资源(一般由科研人员所在机构向期刊出版方缴纳订阅费后方可获取);这种自己花钱购买自己生产的东西的现象不合理,因此提倡期刊应该OA化。
     这里不探讨办期刊的成本问题(在数字化、网络化的今天,成本应该不高),也不探讨期刊订阅费究竟收多少更为合理的问题(订阅费对于一些高校越来越无法承担)。只想从“科研人员发表学术期刊论文不是为了金钱”这一点出发,谈谈科研人员发表学术期刊论文究竟为了什么? 

(二)发文章的动机层次

     当问及为什么发文章的时候,也许会有人回答:为了与人分享自己的研究发现(for sharing)(动机1)。这个回答很好。但这会是一个人发表文章的唯一动机吗?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分享的动机在其中又占据多大的比重呢?
     也许,更多人的回答会是下面这样的:
     *为了博士毕业(动机2)
     *为了职称评审(动机3)
     *为了岗位聘任(动机4)
     *为了课题申请(动机5)
     *为了项目结题(动机6)
     诸如上述的回答可能还有很多。唉,这样是不是把发表文章的动机说的太功利了。那么再来些不太功利的:
     *为了影响(for impact)(动机7)
     *为了声誉(动机8)
     *为了获得认可(动机9)
     上述三个动机似乎也是“有所求”的表现。如果将动机2-6视为追求“利”(当然大家都是被逼的,属于被动),动机7-9则可视为追求“名”。
     借鉴著名的马斯洛需求层次,将上述动机也以层次塔的形式表示如下:

科技信息大爆炸背景下的基础科学研究,名刊如名校.2013年发SCI期刊和EI期刊 - QQ11360330 - 计算机科研与技术

 

     实际上,发表文章的动机应该是混合型的。对于大部分新人来说,被动逐利的动机占主导地位;当地位稳定后,求名动机占的比例越来越重;对于牛人来说,也许可以尽情地享受分享的快乐。
     由此来看,OA期刊的逻辑基础是不充分的。科研人员发表论文虽然没有金钱上的收益,但背后所存在的各种名与利是不可否认的。也正是如此,使得科研人员发表论文越来越偏离朴素的、纯真的“分享”需要。 

(三)期刊具有学术评价功能 

     如果说“分享”是发表论文的主要动机,那么论文发表在什么期刊上并不重要。然而,在职称评审、课题结题、博士毕业等情况下,论文所发期刊的水平常常被用来表示论文本身的质量;在获取认可、赢取声誉、追求影响等驱动下,也是希望将论文发表在高质量的期刊上。总之,以刊评文、评人的做法到处可见,期刊承担着重要的学术评价功能。 
     学术成果质量有高低之分,学术期刊的水平也就有了高低之分。这有其积极的一面,要求新人和牛人发表同一水平的论文并不合理,即使是同一人同一时期论文也有好有差,一定水平的学术成果与一定水平的学术期刊相对应有其现实意义。 
     消极的一面是,往往将期刊的学术评价功能绝对化,强化了论文发表的逐利动机。由于同行评审的局限,高水平的期刊有时也会拒掉高质量的论文,有时也会接受了一些低质量的论文(可参见武夷山老师的博文“容忍“垃圾”,留下金子”),这使得以刊评文、评人具有不准确性(文双春老师关于学术测不准有一篇很好的文章:“能出院士不一定能出大师——学术越评越掉价”)。PLOS ONE之所以引起争议,也是因其所具有的学术评价功能被认为“不合理”导致的,似乎也可以看作是利益之争。另外,有些学科不易产生论文,特别是SCI论文,因此简单地以SCI期刊为评价标准十分不公平。汪晓军老师就在博文“教授的门槛(上)”中介绍了自己为了迎合职称评审要求而不得不发SCI的故事。 
     尽管如此,期刊的学术评价功能不可能消失,而且可能是永远不会。 

(四)名刊如名校 

     将名刊比作名校也许有一定的道理,这时论文就好比是学生。大家都希望能够上名校,名校也太可能以动机来判断是否录用某一个学生,即使他或她的动机是十分功利的。名校录用的学生不可能各个都是天才、都是精英,但整体上水平是高的;被名校拒绝的学生也有天才、也有金子,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我们不可能要求把所有大学都办成一个水平,名校总是存在。这不是不公平,反而应该是一种公平。我们能够做的就是争取进一步提高名校学生录用的准确性(基于才能),进一步提高名校的培养质量。对于期刊,也就是进一步提高期刊论文录用的准确性(基于学术),进一步提高期刊的传播质量。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