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计算机科研与技术

QQ 11360330

 
 
 

日志

 
 

建设高效的科研平台,为国家自然基金委评审基金十年有感  

2013-07-25 09:00:55|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强科研平台建设,充分发挥科研平台作用,是提高科技投入效率的一个重要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中科院考察期间,肯定了面向全社会开放的北京同步辐射装置取得的一系列成果,并作出以上重要指示。近年来,基于共享、共用机制的科学技术研究平台相继建立。这些科研平台对提高我国科研水平,促进学科交叉融合、加强高层次创新人才培养都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条块分割、零敲碎打的现象依然存在,科研平台的公共性需要进一步加强,其作用和功能亟须进一步发挥。在现实中,由于缺乏整体规划、统筹布局和政策导向不明确,不同的研究机构或部门常常会重复购买、重复建设大型科研装备。比如,用于物质分离研究的高速离心机,几乎遍布于各类科研院所的每个生物学实验室;价值上亿元的监测设备,不同部门各有一台……这些大型设备购买费用不菲,维护成本高昂,但据统计利用率非常之低,甚至成为个别单位或部门的“私有财产”;在有的单位,一些设备甚至只归某个人使用。这难免造成一定程度的浪费,制约科技投入效率的提高。在一些大型设备闲置的同时,很多科研院所却由于资金所限,无力购买和使用大型科学装置,导致研发受阻、创新不足,最终影响国家整体创新能力的提升。
 
大型的科研平台、公共科学装置可同时容纳几百名不同学科领域、不同企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开展工作,不但容易出一些大成果,也很容易创造特有的科研氛围,为不同学科间的学术交流提供天然环境,为萌发新思想和开辟新学科创造有利条件。因此,建设好科研平台一直以来都得到了科技界的广泛关注。
 
令人欣喜的是,在政府的统一部署下,科研平台建设近年来有了新动向——协同创新的理念正在科技界逐步建立,来自企业、大学、科研机构的科技工作者正在打破固有界限,相互协作,携手攀登科学高峰。全社会和科技界对大型公共实验平台的公共性和效率问题的重视程度正在不断提高。
 
但是,目前的进步同总书记的要求相比还有相当距离,全社会仍需付出艰苦的努力。
 
建立高效的科研平台,一方面当然是资金问题,需要拿出真金白银建设真正国际一流的科研平台,以便吸引广大科研工作者积极使用;另一方面则是共享和效率问题,隐藏着利益分配问题,需要从体制机制上激励甚至“逼迫”科研平台拥有者摆脱部门或者机构利益,面向全社会开放,实现真正的共赢、多赢。
 
为此,我们应再接再厉,继续从国家层面建设运行协同高效的科研平台,建设一批面向全社会开放的高效运行的大型科学装置,相关人员也应摆脱部门和个人利益的羁绊,一心为公,让科研平台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使之成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国之利器”。
------------------------

 

为国家自然基金委评审基金十年有感

我1990年出国, 到1996年后才开始发表像样的文章, 包括 “自然”论文的一作及 "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的通讯作者. 我与国家自然基金委的接触可以追溯到02年的”杰青B类”申请. 当时我是德格萨斯大学的助理教授. 山东大学生科院的张红卫教授与我合作申请杰青B类. 通过初审后, 02年的夏天在北京答辩,评委包括王红阳,朱作言,刘德培,陈竺和刘树森等. 这些评委多是院士,当时的评议相当严格,问答也很活跃, 印象深刻.从03年以来, 我每年为国家自然基金委评审基金, 已累计100多项,包括青年基金, 面上项目和重点项目. 现将我10年来的感受写一下, 希望对以后申请国家自然基金的年轻朋友有帮助, 也写一下自己的感想以示纪念.  

首先, 国家自然基金委运行机制一流. 自2000年来,我参加过许多基金的评审,除国家自然基金委外, 每年参与美国卫生研究院, 欧洲及香港的基金评审. 从整个评审的程序,过程和收效, 国家自然基金委基金的评审应是一流的. 除严格的初审外, 二审也很公平. 当年我们申请杰青B类时,作为基金委的领导人, 朱作言教授把每个报告都听完. 有领导领好头,大家就都会更加努力地做好.

其次, 我认为国内在这10年中国科研人才的总体水平有了跳跃式的提高. 这不仅是因为国家科研投资的逐年递增, 中国对外交流多了许多人回国发展, 国家自然基金委比较合理的资助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我希望中国这种机制的基金更多些.

当然,我国当前的科研在许多方面也有不足, 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实质性的合作研究较少且效果多不佳. 许多大项目申请课题时的合作在实际上做的很不够或根本没做. 合作共享的思想在科研领域还没有扎下根,而且管理和政策跟不上; 2)有些科研项目跟风太紧,结果没有了自己的特色. 有的人今年在一领域发几篇文章, 另一年在好不相干的领域发表几个文章, 结果几年下来, 大家都不知道此人的真正贡献. 这些人在申请重点课题时没有什么优势; 3)个别申请者太看重获奖情况及与名人合作. 基金评审比较看重前期的工作(包括发表的文章)及研究计划的合理性, 获奖只能证明社会或单位的认可, 不能代替发表的文章. 同样,在课题申请中加入名人和院士很多情况下起的负作用大, 因为这更突出了申请人的弱点. 另外,名人在不是主持人的情况下不会有很多精力投入的. 突出自己的前期工作和详述申请人的科研思路会更有帮助.

据说国家自然基金委的评委可以拿到评审费,我这10年没有领过一分评审费, 算是给国家培养的回报吧.

 

-------------------------------------

科学研究的基本属性是珍重科学

1980S后,头几批国外进修回国的人大谈特谈提出new idea 就是科研的精髓。这类新概念在当时的实践中没有能够经得起检验,但是,着实风靡了一阵子。从那以后,提出这类新概念的成功之处“引起一定的关注,如果运气好的话,引起一股潮流”被不断的复制。其普及程度可以由各种各样的养生、神药、等的电视广告类内容中得见一斑。

      后来,人们反思这个过程:1)新概念、新思想只不过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对于现有的经典科学理论知之甚少的人,文献上有一大堆的新概念。他要是没看到,而他又想象出来了,他会认为这是他提出了new idea。而如果是别人告诉他,即便是别人没有说是new idea,他也会误认为是new idea。

      由于这个原因,很多人开始看第一次走入国门的英文文献(1980S大量的影印过国外文献),能成为new idea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少了。而自身脑子里的new idea也就一个一个的被击破了。

      我国科技界总体上在1990S后,摆脱了被new idea折磨的困境。

      但是,好景不长。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到2000S,能够读懂(读到)英文文献的科研人员大量的退休、下岗、转岗、改行。决定科技界总体思想走向的人群淡出了。而与此同时,一大批没有读懂(读到)英文文献(也就是说,考许国樟英语获得高级职称的那一批)的人成为支配性力量,new idea再次闪亮登场。

      2)2000S后的new idea闪亮登场决不是重复1980S对new idea的盲从,而是对new idea的为我所用的选择和改造。这个时代,能够读懂(读到)英文文献的科研人员很多,能够消化的很少。从而,总体上是:对几篇文献的new idea模仿和改造成为主流。

      这类改造带来了极大的回报:发表论文大丰收。

      但是,到了近几年,人们开始反思这类论文(new idea研究工作)的价值(科学价值)。摆脱受别人的new idea控制的过程也就在一片混乱中被启动了。

      回顾这几十年来的道路,科学界总体上已经意识到科学的基本属性是:判断那些new idea是符合科学原则的,是值得研究的;判断那些new idea是违反科学基本规律的胡思乱想。

      而要做出这种正确的判断往往是超出自身能力和水平的(这是1990-2000S获得高级职称的群体为主),因而,也就顺理成章的出现了对名家的热忱追随。但是,放眼一看,名家在那呢?从而,对缺乏大师的感慨也就应运而生了。

      3)2000年前后的高校大跃进使得以1990-2000S获得高级职称的群体为主的导师队伍得以建立,大量的研究生受到的训练就是:对几篇文献的new idea模仿和改造。

      对new idea的利用就成为当前我国科学界总体上的特征。由此而来的各类炒作、包装也就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局面能持续多久还不好判断。

      然而,摆脱困境的法宝也无非就是消化基础科学理论类文献,在科学的基本面上来判断各持己见的new idea的是非。在科学界总体上没有完成这个转折点以前,对new idea的疯狂利用是不可扼制的。

      科学研究的基本属性是珍重科学。对科学本身的歪曲利用(对new idea的疯狂利用)是一种违反科学原则的行为。

---------------------

 

7月,宁波大学网站与往日有了些许不同——首页下方出现了蓝底黄字的“高校科研经费使用信息公开”栏标,面积不大,却分外鲜明。
 
周玉梅是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在得知信息公开的消息后,她很快进入了宁波大学网站,点开栏标后,在密密麻麻的课题条目中,查找微电子方面的科研项目信息。
 
“作为科研人员,我很关注我们这个‘圈子’里的动态,包括他们拿了多少课题经费,作出了什么成果。”周玉梅说。
 
早在2012年11月,浙江省监察厅就已出台了《浙江省科研经费使用信息公开办法》。如今,科研经费公开成了浙江省大多数高校的“必做题”。
 
“浙江省走在了全国科研经费透明化的前列。”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胡志强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如是评价。
 
浙江省作为科研经费信息公开的“先行者”,其经费公开的情况如何?科研经费怎么“晒”才好?针对这些问题,《中国科学报》采访了相关人士。
 
“先行者”的姿态
 
对宁波大学科技处而言,6月份以来的工作烦琐而忙碌。根据6月份出台的《宁波市科研经费使用信息公开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宁波大学在其网站上公布了1382项科研项目经费使用信息。
 
记者看到,已公布的1382项科研项目以2012年为界,分为两大块。依据《办法》的要求,项目信息涵盖了“立项信息”、“过程信息”和“结题验收信息”三块内容。
 
“我们此次公开这么多科研信息,一是为了提高学校管理工作水平,保障广大师生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与监督权;二是为了防止科研经费滥用;同时也是为了配合宁波市,特别是浙江省公开科研信息的规定。”宁波大学科技处负责人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我们还在不断完善内容,把新立项的项目信息补充进去。”该负责人说。
 
包括宁波在内的浙江省各大高校,都在统计和公开各自的科研经费使用信息。在浙江省“高校科研经费使用信息公开”查询系统中,公众已经可以查询到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等部门立项的479项省内的纵向科研项目经费使用信息。
 
淮海工学院图书馆的科研人员王启云在看到浙江省公开的科研经费信息后评价道:“科研管理部门及财务部门工作做得比较细致,一定程度上便于监督,减少科研经费使用领域存在的腐败现象。”
 
“因为对科研经费的监管力度会日益增强,所以公开科研经费将是大势所趋。”全国人大代表、民革吉林省委专职副主委郭乃硕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今年两会期间,公开科研经费信息正是他的提案之一。
 
公开效果存争议
 
尽管浙江“走在了前列”,却在探索中遇到了一些问题。
 
浙江省温州医学院的博士吴鸣(化名)对公开经费信息既支持,又无奈。
 
吴鸣说:“按照浙江省的要求,每年要公开两次。也就是说,我们科研人员每年要填两次这样的信息公开表格,次数太频繁了。”
 
在公开信息的方式上,表格也成了问题。“我们统计时用的是上级部门要求的统一表格,但不同项目的经费使用情况差别很大,很多难以归类到表格类目中。”宁波大学科技处负责人说。
 
吴鸣也“吐槽”称:“这个表设计得不科学,比方说要填‘成果’栏,每半年公开一次,哪有那么多成果可以报?当然,也可以不填,但是表就不好看。这给我们科研人员很大压力。”
 
记者在联系宁波大学时还发现,除了科技处等与信息公开相关的几个部门,该校一些行政人员根本不知道有科研经费公开一事。
 
“即使公众关注科研经费公开的情况,也很可能存在看不懂的问题。”吴鸣说。更何况在包括宁波大学在内的一些科研经费信息公开网站上,很难找到相应的公众反馈渠道。
 
这种“晒”经费的方式,“能够起到多大的监督作用,仍然是值得商榷的问题”。周玉梅认为,“‘晒’更代表一种‘姿态’,形式大于内容”。
 
监管不止于公开
 
“网上公开,只是科研经费公开的途径之一,关键在于让公众拥有主动权,能够获得他们想了解的经费信息。”胡志强表示,科研经费公开,机制比形式更重要,要让公众可以通过申请的方式获得信息,拥有通畅的反馈渠道。
 
在科研信息公开主体方面,胡志强认为,“从目前来看,不仅要有单个项目的信息公开,还要有经费支出部门的信息公开。要看资助部门的整体资助是否有效”。
 
但是,公布的信息再多,“公众看不懂”也“白搭”。对此,王启云提议:“希望公开相关信息的同时,有一个对项目总体情况的说明,写明学校审计部门的参与情况、项目经费拨入部门的意见等内容。”
 
“在监督主体上,形成立体式监督也很重要。”郭乃硕认为,经费信息公开多是强调公众监督,要保证科研经费管理成效,还需要结合媒体、科研人员等多方面的监督力量。
 
“要真正加强科研经费的监管力度,还要结合多种手段。”周玉梅认为,科研经费的监督不仅需要公众的参与,更需要科研单位通过教育手段,加强科研人员合理使用科研经费意识;通过法人单位的监管规范科研经费使用;同时协调科研牵头单位和法人单位关系,多管齐下强化监管。(原标题《如何让经费公开不流于形式》)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