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计算机科研与技术

QQ 11360330

 
 
 

日志

 
 

没有发展,就没有出路.2014年SCI期刊和EI期刊论文  

2014-02-09 15:25:41|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和技术,科学研究,发表学术论文(学术专著),是做学问的人一生都在思考和践行的。时不时会有些新的启发和思考。所以,学术需要交流,不交流就会是一潭死水,可能会走偏。学术成果,是需要学界认可的,需要服务于社会和大众的。

科学和技术,不是闭门造车,不是闭关自守,也不是山寨模仿。如果说技术可以模仿,专利和知识产权的相关法规,是企业必须遵守的。世界能有序运转,需要不同系统的和谐,这个和谐是建立在严格规矩的基础之上的。科学家,需要规矩意识;企业家,也需要规矩意识。

学识,视野,胸怀,对于一个学者的发展是很重要的。

我们每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经历是有限的,思想和思维是有局限性的,认识水平是有局限性的,所以,我们没有资格要求每个人都认可自己的观点,同意自己的说法。有些问题是需要反复讨论的,有些方面是需要提高认识水平和学术涵养而不需要讨论的。

学者把自己的观点和建议,直言不讳说出来,这是值得赞赏的,这是交流的前提和基础。

所以,我说:敢于承认自身不足不容易

这几天,有几次发言,摘录在这里。

对王老师的文章:以一个错误纠正另一个错误

【既然大家反对唯SCI为唯一考核标准,那么论文这块,我们就换一个标准,就以本领域最好的那几个国际(国内)期刊为准如何?这也是很多国际上很多大学,研究中心对于科研论文,采用的考核标准。】

1]王德华 2014-2-8 08:45

国内很早就有这样的说法:

好的单位,看引用citation,一般单位,看点数IF,其他单位,看数量。

(王)博主回复(2014-2-8 09:34):其实,引用都是可以运作的,也是靠不住的。

任何事情只要有人为因素的掺与,尤其怀有自私的心理,忽视或无视行业规范,都是不正常的。运作,这是个很有特色的当代中国词汇。

至于论文的引用(尤其是他引)、影响因子和论文数量,是不同阶段的评价手段,都是根据具体和实际情况而制定的,很多规矩是教授们参与的,也是征求过意见的,按说是合理的。关键问题就是对科研人员的考核问题。该不该考核?如何考核?谁来考核?这是一个大工程,既需要规矩和制度的完善,也需要学界总体素质的提高。没有一个指标是完美的,H-index 也一样。不管什么指标,单一化,绝对化,一定是不完善的。科学院很多单位早就实行了本领域的主流期刊,前5%,15%等等的做法了。但是,都存在很多问题。科学家的素养上不去,管理者的理念上不去,相互都不信任,严重的是无法做到相互信任,所以,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理解,不解决问题。

有网友提供信息:杨卫在接受《大学周刊》访问时说:“以美国大学为例,它们是三流学校数论文篇数,二流学校数论文的影响因子,一流学校不对论文发表提要求,而顶尖的大学非常强调教学。”

对林老师的文章:科研必须考虑中国国情

【钱,在不同的家庭支出是不一样的。穷人家主要是吃与穿,富人家可以用来买宝马车!

一部分教授做基础研究(例985高校与一般高校中的国家重点学科),大部分教授做应用基础与应用研究,这是符合中国国情的。

中国这么多大学教师与研究人员,大量的产品技术如此落后,还不鼓励研究人员为中国工业服务,以SCI论文为考核最最重要指标,这符合中国国情吗?】

[3]王德华 2014-2-7 11:28

林老师这个问题,就是一个生存和发展问题,是“买船和造船”的问题。

恰恰说明了,科研是一个奢侈的职业,清贫而富足。

大学教育,需要清楚定位。教授需要有先进的教育理念,开放的头脑,上进的学习态度,兢兢业业的职业精神,还有严格要求学生。

不能总是山寨,不能总是拿来主义。

眼前,是生存问题。

长远,是发展问题。

(林)博主回复(2014-2-7 11:32):我们只有技术进步,从山寨到超越,需要中国的大学做出杰出贡献。中国企业是根本无法完成的。至少需要许多年企业才有这个可能。

中国的企业需要技术支持,大学担负着为企业培养优秀人才的任务。靠屈指可数的大学教授支撑企业的发展,肯定是不可能的。企业发展,需要有规划,有目标。大学发展,需要定位,培养社会需要的人才,企业需要的人才。真才实学的人才,企业会喜欢的。

自然科学研究,必须有国际视野。地域特色,值得关注,但科学规律是统一的。

生存很重要,不可以忽视现实情况,实事求是是必须的。

发展是大计,没有发展,就没有出路。

当今与未来,需要平衡,需要规划,都不能荒废。不能太近视,只顾眼前利益,也不能不顾现实,空想蛮干。

没有远虑,必有近忧。

吴老师的文章:好高的钉子,换个角度看看

【从我卧室的窗户看过去,照片里这个东西(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中的新的观景台】只有四根(钉子)。可除了我家的角度,估计哪里都能看到是五根(钉子)。可就是这个五根,在不同的角度看是不一样的。我一直想借此来说明一下做研究根本没必要跟风,即便用的材料一样,完全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个东西,能看出不同的侧面,会有不同的认识,这就是SCI论文。只要你想写,需要论文,那就认真去做,认真分析,认真的描述,认真的写出你的认识就可以了。】

[27]王德华 2014-2-9 09:25

(如果从外观上)8个方向看,可以写8篇SCI论文。但是凡是看到4颗钉子的,论文写得再漂亮,结论也是错的(数据错了)。如果有一天走到里面去,又可以写数篇SCI论文,说是关于机理研究的。所谓的机理可能只是关于一颗钉子的,那5颗钉子的机理(综合),估计需要20年的时间,需要无数博士教授的努力,需要好几个973课题的支持,最后还可能解决不了。

总之,科学家的话,不要随便相信。认真的人,可信点大点。粗心的人,可信点低。如果是心术不正的人,则纯属忽悠、欺骗。

所以,科学研究成果是有局限性的。科学的终极目标是探索自然的真相和规律。

科学研究是科学家做的,科学家是人,人本身就有很多的限制。一系列问题就来了。反之,也就可以理解了。

学术成果,需要学术界的共识,不是个人的宣传和吹嘘。

科学,需要实事求是。求真,求实,是科学的精髓。

奥,大家都知道了啊。那说的全是废话啊,赶紧打住!

-----------------------------------

门口多了几个大钉子,每天打开窗帘,看看它的清晰度就知道雾霾有多严重。虽然这东西出现有好几年了,每天看着他们象蘑菇似的长高,却不知是干啥用的。最近才渐渐的成型,已经能看出来是个观景台样子的建筑。不过,在我脑子里,它们一直就是几颗钉子,是钉在奥林匹克公园的巨大钉子。

从我卧室的窗户看过去,照片里这个东西只有四根。可除了我家的角度,估计哪里都能看到是五根。可就是这个五根,在不同的角度看是不一样的。我一直想借此来说明一下做研究根本没必要跟风,即便用的材料一样,完全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个东西,能看出不同的侧面,会有不同的认识,这就是SCI论文。只要你想写,需要论文,那就认真去做,认真分析,认真的描述,认真的写出你的认识就可以了。

如果你不单单是为了写论文,而是真正想了解什么道理或者内在的相互关系,那么光看是不够的,需要深入内部,仔细的观察和分析,才能知道该物质的结构与性质、性能的关系,这就是只会写论文的人做不到的,需要另外的功夫。就有机化学或者合成材料的研究者而言,尽管你可以年年写出很多论文,但是想要有点别人没有的见识,没在同一个专题有十年以上的积累,你做梦都别想。

换个视角看问题,换个角色思考一下面临的问题,不仅学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还要学会用第三方甚至是第四方、第五方角度思考,是一个科研人员学会看清楚五年后自己的工作会不会有意义的重要基础。如果你不会这个,你永远跟着别人走;如果你会这个,你会引领别人走,而且这种引领是在不知不觉中实现的,既不需要领导打招呼,也不需要政策的照顾,你走在前面,政策会跟上的。当然,你也不需要担心科研经费,面包自然会有的,因为你的视角让你做的事情一定会有足够的回报。

这几棵大钉子眼看是快要完工了,尽管现在还不能进去看,等建设好对外开放后,我会去看看的,到时候给大家报告。

--------------------


科研是以科学(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为主体,包括艺术、文学、历史、哲学等等在内的,一切为求取新知识和创造新知识而进行的学术探索活动,科研经费是维持这种探索活动正常运行所必需的费用。
从人类认识到“知识就是力量”的弗朗西斯·培根时代开始,为追求“新事功”而努力“发明知识”的学术探索活动,就逐渐成为一门新兴产业——知识产业,到了知识经济时代,这门产业更是成为一切产业之本而堪称“第一产业”了。
科研经费管理本质上是贯穿于知识产业经营过程中的管理——知识管理,是知识管理的一种具体形式,其意义重大。它可分“宏观”与“微观”两类:宏观科研经费管理属于财政管理范畴,微观科研经费管理属于财务管理范畴。这里仅讨论前者。
财政管理范畴的科研经费管理,是政府在履行其社会管理职能过程中,为谋求国家知识产业稳定发展,对其发展所需公共资金的收支活动所进行的决策、计划、组织、协调和监督,以优化其资金配置,达到其资金的公平分配与高效使用。
目前,我国科研经费管理中存在三大突出问题:经费分配不公、经费使用效率低下、经费使用中的违规与违法性腐败。本文只讨论第一个问题。该问题此前已有论者提及,如《新京报》2009年3月13日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院院长高抒教授批评,目前科研经费分配和使用上存在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翌年9月美国《科学》杂志刊登了时任中国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的饶毅教授所撰之文《中国的科研文化》,其中也论及中国科研经费分配受行政力量影响而出现不公平现象。
但在笔者看来,以上这些学者均非在学理层次上来评论科研经费管理中的分配不公现象。
从管理学角度说,科研经费分配公平的标准应该是“物尽其用”,这包含三层意思:“切合实需”——依据各学科对科研经费的实际需求来配置科研经费;“用于必需”——将专用于科研领域的有限公共资金投向那些必须加以建设和发展的学科;“满足急需”——优先保证那些急需加以建设和发展的学科的科研经费。
其中,“实需”是科研经费公平分配所当坚持的首要原则,而现行的科研经费分配恰恰首先是违背了“实需”原则——它不是从“实需”出发,而是从我国学科分类中通行的“文理二分”原则出发来进行科研经费的分类与分配,即把科研经费的基本类别划分为理科类的经费与文科类的经费,据此想当然地将有关公共资金按不同比例分别投放到理科领域和文科领域,由此导致理科类项目的资助额度普遍远超文科类项目的资助额度。
而实际情况却是,理科类的有些学科与文科类的有些学科,其科研活动对经费的实际需求并无多大差异,例如纯数学、理论物理学和哲学这三个学科,它们在古希腊时曾被亚里士多德一起纳入“理论学术”范畴,至今它们在“理论”这一特性上仍然相同。
既然如此,同样是理论学科,都不需要做实验从而也不需要实验室和实验设备,并且也不需要开展田野调查之类的实证研究,为什么按现行科研经费分配,纯数学类或理论物理学类的资助额度要远超哲学类的资助额度呢?
再如,社科基金项目中每个类别的经费都是均等分配(2013年国家社科基金年度项目的平均资助额度,重点项目为30万元,一般项目和青年项目均为18万元),完全没有考虑文科类中各学科的科研活动的实际差异和相应的科研经费需要差异。
笔者以为,要克服科研经费管理中的这种分配不公现象,应该对学科进行管理学意义上的重新分类,即根据“实需”原则,文理不分地将所有学科划分为“实证学科”与“非实证学科”两大门类,其中“实证学科”可再分“实验学科”和“非实验学科”两类,进而根据这些不同类别的学科对科研经费的实际需求来配置有关公共资金。
至于究竟怎样来进行学科分类和相应地分配科研经费才算合理与恰当,这固然还可以作更具体细致的研究与斟酌,但坚持从“实需”出发来进行科研经费的分类与分配,却是确定不易的原则,背离“实需”原则的科研经费分配是必然不公平的,现行的科研经费分配因背离了“实需”原则而欲求其分配公平,则无异于缘木求鱼。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