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计算机科研与技术

QQ 11360330

 
 
 

日志

 
 

[彭思龙]2014年国家自然基金上会评审若干情况介绍  

2014-08-30 18:43:10|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上午预定9:30分参加有关国家自然基金的讨论,可能有些问题具有共性。这些天网上有不少老师就国家自然基金的各种情况作了介绍,也有不少朋友晒了自己的基金评语,可是还没有一个参加会评(自然基金会议评审)的朋友介绍有关情况,为了减少疑问,我作为今年的上会评审专家介绍一些有关基金最后阶段评审的一些情况,可能对一些希望了解更多情况的朋友有些帮助。并且这些情况据我看来,没有什么需要保密的。今年我参加了优秀青年基金、面上、青年和地区项目的会评。优秀青年基金是一个专家组,后面三项共用一个专家组,下面是有关会评的一些基本情况,如有疏漏,请朋友们指正。

一、分组情况: 每个科学处分成若干个小组,取决于申请书的数量和预先分配的名额,每个小组16名左右专家。16名专家负责大约十几个领域,个别热闹的领域可能有两名专家分别负责。

解读:基金委的网络评审是分成领域进行评审的,同一领域的基金申请书分成若干组,每个组送给相同的一批专家进行审稿。在最后上会评审阶段,也是在同领域内部竞争,不同领域之间并不存在明显的竞争。这对于非常热闹的领域来说,竞争就非常激烈,对于某些不大热闹的领域来说,竞争就没有那么激烈。最后可能会出现,有些申请人条件并不是太强,但是由于同领域内具有相对好的竞争力而得到资助,有些尽管条件很好,但是可能强中更有强中手,最终得不到资助。选题和相应的领域非常重要,如果要提高命中率,选一个竞争不太激烈的领域很重要。

二、上会评审资格:所有的项目根据网络评审意见自动分级,根据每一个项目的评审意见,对于ABCD给予一个分值,资助和不资助也给相应的分值,比如,优先资助4分,资助3分,不予资助-3分,最后按照公式自动计算每一个项目的得分。申请书网评意见至少为三份,最多四份。排名前12%(大体如此,分成两种情况)的为A类项目,12%到35%的为B类项目,其他为C类项目。原则上,A类项目为必须资助,除非有特殊情况,后面介绍。B类项目大约有一半多点项目可以资助,C类项目不参与会评,自动不予资助。项目分级和是否上会讨论,由计算机自动给出,并没有人为干预。会评的重点就是决定哪些A类项目有没有异常,哪些B类项目应该得到资助。

解读:是否上会完全取决于网评的好坏,一般情况下,不上会的项目评审意见绝大多数是三个不予资助,如果一个项目有三位专家判为不予资助,基本上问题都较多。个别项目,网络评审意见为C类,但是如果有两名知名学者独立提出复议的意见,也可以进入会评,这种项目称为非共识项目,我们组没有遇到非共识项目。

三、会评流程:会评按照青年、面上、地区项目顺序进行,每一个类别都会按照领域,指定每一位专家负责一个领域,称为主审专家。主审专家拿到项目申请书和网络评审意见,先进行申请书和网评意见的阅读和思考。这些工作都是会议之外的时间完成的。因此,基金会评是个体力活,每天晚上都要加班看本子,写好每一个本子的意见,我每天加班到晚上10-11点,总共拿到了30多份申请书。白天就由每一个主审专家就主审的所有项目进行排队,给项目一个顺序,并根据自己分配的名额决定哪些项目可以资助,哪些项目不能资助,哪些作为备选项目。

解读:从这个评审流程看,似乎主审专家的权力很大,但是就与会的评审情况来看,主审专家的权力和责任是同等的。因为根据网评结果,项目意见已经有了自然的一个顺序,主审专家一般不轻易改变网评的顺序,如果调整顺序,需要做非常详细的说明,并且要说服其他专家认可这种调整。每个与会专家将其他主审专家的推荐意见记录下来,作为最后全体投票的参考。根据整体网评结果来看,网评结果具有很好的指标意义,基本上,网评结果好的申请书总体比网评较差的申请书质量好,B类中排名靠后的申请书命中率比较低。会评能够改变顺序的机会并不是很大,除非排在前面的申请书出现了下面几种情况被拿下:

1、个别创新点为重复,尤其是有些意见明确指出了可能与申请书创新点重复的文献,这个本子在会评中不会通过;

2、申请人在某些可疑的杂志上刊登论文,被网评意见指出,基本不会通过。有些杂志审稿不严,甚至没有像样的审稿,这样的申请书可能会有专家提出疑问。因为没有时间去看申请人的论文的内容,只能由对杂志不严肃的怀疑而怀疑申请人。个别A类项目也因为类似的原因不予资助。在此建议朋友们投稿时候尽量选择有共识的杂志,不要投机取巧,发表在一些看似容易,其实是毒药的杂志上。

3、有些创新点被指出不可行,并给出明确意见,不会通过。我们能够看到一些非常专业而具体的意见,有的明确指出了技术路线的不可行,只要出现这样的很硬的负面意见,该项目即便打分较高,也可能不予资助。

4、争议比较大,多数网评意见给的负面意见非常具体而详细,一般不会通过。有些网评意见尽管也给予资助,有了上会资格,但是给予资助的意见如果也有很多详细具体的负面意见,并且多数网评意见负面意见集中而具体,这样的项目也可能得不到资助。

5、部分内容缺失,如技术路线、可行性分析等缺失情况严重。很多基金申请人的基础较好,课题也是比较热门的课题,但是申请书撰写的不够严谨,缺少其中必要的部分,尤其是大多数情况下,技术路线不详细,可行性论证不扎实,这些都算是申请书的硬伤,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得不到资助的概率就偏大。

四、青年和面上基金是基金委的面子工程,从过程、形式到结果都基本保证了公平。有些申请的朋友认为这里面比较黑暗,这是一厢情愿的自我暗示。如果基金没有得到资助,总是在某些方面还有严重的不足。当然,也有一些比较有新意的项目得不到资助,这是正常现象。基金委资助的项目既不是最差的,也不会是最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因为过于独特的思路,一般不大容易获得共识性的支持。很差的项目也瞒不过4-5位专家的眼睛。说的学术一点,基金委的项目评审过程就是个带通滤波器。处于中偏高的项目容易命中,两端都不大可能。

总的来说,个人以为自然基金的透明度和评审过程的公正性是不用怀疑的,这在国家所有的计划中是独有的,这一点也得到了学术界的共识。有没有得到资助,最大的原因还是申请人本人,不管是自身的实力,申请书撰写的质量,这些才是是否能够得到资助的本质原因,其他因素作为自我安慰可以讨论,但是于事无补,与其抱怨网络评审专家的质量,不如思考自己的申请书和科研该如何提高更有效果。

后记:今年公布了所有专家的名单,也出现了个别申请人打招呼的现象。我跟一个朋友说,你打招呼某个项目,如果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把别人的项目拿下,一方面,我的品质会受到质疑,同时对于网评意见较好的本子也不负责任。换个位置,如果你的本子也处在类似的情况,被不合理拿下,你会怎么想。

-------------------

1.有同事几年前申请的一个项目,其中一个评审的评语是“该项目的研究价值不大”,但是同一年,另外一个申请人同样的课题获得资助。评审人的水平良莠不齐,基金委如何遴选评审人,是一个问题。
2.有些人完全是靠送礼搞关系拿到项目的。都说省基金凭关系,国家自然可能要好一点,但是假如能找到相关的有话语权的,没有水平和科研能力,一样可以拿到项目。这个不是瞎话,太多的例子可以证明。建议基金委对项目申请人有个准入机制,对于申请人有没有科研能力有个初步评价,对于没有基本科研能力的,即使本子天花烂醉,不予申请。

致为国家基金唱赞歌或辩护者
拿到基金的说它好,说它公正合理,没拿到的说它不好不合理,这个非常自然,我这里绝没有攻击这些人的意思。科学网上最近不少这类博文,当然有攻击的,有赞美的,少数赞美理由的确很弱智。本文试着客观地说几点,但愿客观,啊:
1, 申请者16万,每份申请要有三人评审,约50万人次的评审,假设平均每人评审5份的话,共需10万名评审“专家“。也就是说评审者和被评审者都是10万量级,平均而言,他们应处在同一个智力层次和专业水平层次(我个人确信评审我的那几位“砖家”在我的方向上远远不能跟我比)。两者一个水平级别,被评审者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进行了研究探索总结,而评审者仅仅只有那么几天时间来评,试问他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居高临下地决定申请标书的水平价值前途方向?
2, 客观地估计一下,说实在话,16万份标书只可能有极小比例的具有真正的值得投入研究的价值,包括其主持人有能力搞出这样的价值。绝绝大部分是将人民的血汗钱打水漂。我们不妨象征性地估计那个比例是百分之五吧。16万份申请中,3万多选中,13万刷下来,这百分之五在这两者之间是如何分布的呢?可以调查,应该是大致按3和13的比例在这两者之间分布,也即是说,那些审稿专家所做的工作其价值为零,他们其实是在做猪的工作。
3, 基金也好,论文也好,背对背专家评审,不容置辩,不需要为结果承担任何责任。这种方式大约也是学外国的。问题是你的人的道德素质跟人家是一样吗?改革开放以来你哪一样学人家又学好了?学人家厂长经理负责制,结果是大量国有资产流入了私人的腰包,据说还要学国外上名牌大学由中学校长推荐,以你的德行,到时候那帮畜生绝对是谁送钱多就推荐谁,人家是你这样吗?看看湖南那个专家评审教授公开收钱,那是个案吗?你再查查基金评审当中如下情况占多大比例(据网友博文披露):权钱交易的,裙带关系的,小同行竞争有意压制别人的,剽窃别人的重要idea的。等等。
根据我的概率估计,一般说来,几所顶级大学出生的评审专家,基本都很优秀,随后,优秀的比例逐步递减。总的优秀比例大致8分之1的估计应该很好。
今天终于收到了“专家”评审意见。
一位建议全额资助,一位建议推迟资助,另两位不资助。
本人在此向那位建议资助的专家表示感谢!等我成功了找你聊聊。
四位评审,有两位明确建议不资助。一位“聪明”,只讲了一些形式上的吹毛求疵的问题,而不敢深入到标书的内容中去。像这样的蠢货专家评语用小学生来做就可以了,要你“专家”干什么?
另一位“专家”就愚蠢透顶了,明明极其低劣,却要深入到内容中去,下面是这个劣质货的评语(原话照录):当然,这个低劣的所谓专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或她只是进入到概念这一层面,而没有进入到我的具体算法思路,比如,3SAT到Hamilton环的转化方法和图形,可以绝对肯定,若是深入到这一层,这个低劣的假冒专家绝对看不懂!问题是,即使仅仅在概念层面,这个劣质专家竟然也大错特错。问题是这个绝非个案,我的8位评审“专家”绝大部分都是这个状况。基金委任用这样的假冒劣质货草菅中国人民的血汗钱,难道不应该受到追究吗?
本项目拟研究的Hamillton环问题、可满足性问题、和RSA密码破译问题都是经典的NP完全问题,对它们的研究在理论上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把RSA密码破译转化为3SAT问题的求解的必要性也没有得到充分说明(比如为何不把RSA密码破译问题直接转化为Hamillton环问题求解?)。就评议人所知,在2006年就有专家求解出了含85900个节点的TSP问题,而Hamillton环问题只是TSP问题的特例(一般而言,Hamillton环问题要容易),因此,评议人对申请书中拟研究的算法的先进性表示怀疑。
首先,RSA密码破译竟然是NP完全问题,而且还是“经典的”。试问,全世界哪一个人证明了RSA密码破译是NP完全问题?也许这个劣质P要到另一个世界去证明。至少这个世界是肯定证明不了的。
其次,把RSA密码破译转化为3SAT问题的求解的必要性也没有得到充分说明(比如为何不把RSA密码破译问题直接转化为Hamillton环问题求解?)。这个十足的外行蠢货竟然连3SAT是所有NP问题之王,是NP完全树的根,从而任何NP问题都可转化为对3SAT的求解。这就是转化的必要性。我无疑在文中已经说了这一点。可这个十足的外行蠢货就是视而不见或不理解。
第三,在2006年就有专家求解出了含85900个节点的TSP问题,这个要么是特例,要么是近似计算,绝对不可能对任意的85900个节点的TSP能求解。而我的Hamilton环是计算任意的。这个外行蠢货连问题都没搞清楚,都根本理解不了,就拿来乱使用。
没办法,这就是这个世道,见怪不怪。不过我总要想办法将这几个明显冒充专家乱作为的劣质货暴露出来。
无疑,若哪一天掌权的大领导们关心到这个问题上,基金委那帮任用如此低劣的外行冒充专家草菅人民的血汗钱,必然有人要受到惩处


------------------------

2014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项目评审结果公布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在2014年度项目申请集中接收期间共接收各类项目申请151445项,经初步审查受理147270项。根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条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相关类型项目管理办法的规定和专家评审意见,决定资助面上项目、重点项目、部分重大项目、创新研究群体项目、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地区科学基金项目、海外及港澳学者合作研究基金项目、重点国际(地区)合作研究项目、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自由申请)和部分联合基金项目,合计35641项。其余项目正在评审过程中。

有关评审结果将通知相关依托单位,科研管理人员可在8月18日后登录科学基金网络信息系统(https://isis.nsfc.gov.cn)查询本单位申请项目评审结果。申请项目批准资助通知、不予资助通知及专家评审意见将以电子邮件形式告知申请人。

申请人如对不予资助决定有异议,可在9月8日前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有关不予资助项目复审申请、受理及审查工作程序和要求见附件。

欢迎各依托单位和科研人员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审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

附件:2014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不予资助项目复审申请、受理及审查工作程序和要求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2014年8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