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计算机科研与技术

QQ 11360330

 
 
 

日志

 
 

2014年入学读硕士博士期间可以换导师吗?  

2014-09-24 18:58:49|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收到一个学弟的来信。向我陈述了研究生的经历,以及现在的困扰。这个学弟在信中陈述的应该都是实情,信中提到的东北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的两位教授我都认识,都有一定了解。看完之后,感觉他的故事很有代表性,而且并非一言两语能够解决。现在将他的信件及我的回信放到科学网上,希望大家给他提供更多有价值的建议。下面是他的来信:

尊敬的喻老师:

不知道这封邮件您是不是能收到,但是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将我目前的情况向您说明一下,希望能得到您的点拨。

我叫**,2012年进入东北大学**重点实验室学习,师从王**老师,现在我的情况很尴尬,让我很难受。研究生的时候导师原来让做ansys仿真,做了一段时间,感觉仿真太难了,听别人说做自动化有前途,就向导师申请做自动化,导师拒绝了,还把我批了一顿,然后对我印象特别不好。到研究生第二学期的时候,导师开会突然说让我做自动化,说尽量满足学生的要求。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我其实就想着做仿真了,但是害怕导师生气就跟着一个博士师兄做薄带连铸熔池液位检测的课题,但是由于中途需要看程序,编程序,我发现我更不适合做这个,想做材料这块,导师说让我跟着他读博士以后做铝合金,我就想着研究生现在不做控制了就做铝合金吧,以后能接着做,就又向导师提出做铝合金,结果导师大发雷霆。我也乖乖回去了。所以说导师对我印象特别不好。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非常盲目,没有自己的想法,这让我很困惑。当时感觉博士好,研究生工作不行什么的。盲目的报了个华南理工的博士,跟着一个叫做**老师,当时感觉没什么问题。东北大学导师对我出去读博士很生气,这些大家都知道,但是我感觉那边老师只知道赚钱做项目,基本不指导学生。当然东北大学导师的项目非常多,人也很多。……

针对这份邮件,我给予以下回信:

**,您好。

非常感谢你的信任,我看了你的信件,非常理解你现在的困惑。下面就你的信件,我给予一些分析与建议,希望对你有一些帮助。

首先,关于你硕士阶段的遭遇,我很同情。

· 关于你硕士生阶段,曾换了三个研究领域。首先是有限元仿真,第二是自动化,第三是铸轧。对于一个硕士生,一共只有两年的学习时间,如果换着做三个不同方向的研究领域的工作的话,即使超级大牛学生也是做不出东西的。所以,你在信中说你硕士阶段没有特别好的成果,这原因不在你。

· 你硕士导师的“真实”研究领域是钢铁材料组织性能。我和他共事8年,对他的研究方向还是非常了解。应该说,我在实验室的8年时间里面,他没有做过有限元仿真、自动化、铸轧方面的研究。也因此,导师没有能力指导学生,导致学生觉得做这些方向没有“前景”。这个似乎是一个大的问题。另外,你的硕士导师让他跟着读博士,将来做铝合金。一句话,幸亏跑了,否则将会被彻底坑死。东北大学铝合金做的非常好,拿过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但是是另一个实验室的事情,与这个实验室没有关系,与这个导师更没有关系。

· 导师只知道挣钱,基本不指导学生。对于你的导师,我是了解的。最近两年刚刚评上的教授,课题很多,大部分都属于工程背景。也因此,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和企业吃、喝、拉关系上。至于他的科研能力,应该不是很强,但是交际能力(拍马屁能力?)还是不错。这几年拿了好多横向课题,报了很多奖,今年居然拿到了国家自然基金。记得以前有同事曾经形容他“只有一张嘴,不见一双手”。但是没有办法,这是国情,这样的人才能在中国吃得开。由于他本人的学术不是他的强项,让他给你提供很多具体指导是很不靠谱的。也因此,你选择到别的学校读博士去了,他很生气是没有理由的。

其次,现在博士阶段遇到的困惑。

· 华南理工该教授的研究方向确实“传统”。我与你现在联系的导师曾经见过两次面,人非常和善,这几年团队也做得不错。虽然研究方向非常传统,但是由于处在广州这个城市里面,课题经费应该不少。至于她的研究方向,应该说是有特色,记得13年还获得自然基金,但确实属于传统研究领域范畴。至于导师说现在还没有具体研究课题,这个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没有具体科研课题,不代表博士生就不能开始科研工作。如果是前沿的领域,完全可以先做一些前期工作,将来再申请课题也可以。这方面,他需要与导师再商量商量。

· 博士阶段是否换导师、换方向。博士生阶段的研究方向确实对自己的将来有很大影响。如果从事的是一个前沿的研究方向,一方面容易出成果,而且出来的成果的“档次”要高级一些,另一方面,现在做前沿的研究方向,博士毕业后更容易找到合适的工作。然而,在决定是否换导师的时候,一定要慎重。没有一个导师都只懂自己的研究领域,如果再选择了一个和硕士导师一样的博士导师,我估摸着他的学术道路彻底被斩断了。

最后,现在选择上的建议。

· 是否放弃读博去工作。在大学里面,保送博士应该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但是,考取外校博士还是有一点点难度的。也因此,能够从东北大学考到华南理工大学是你拥有很强学习能力的一个证明。既然花了很多的精力考上了博士,现在放弃确实有些可惜。当然,无论是读硕士还是读博士,将来都是希望找一个好一点的工作。如果真的找到了非常好的工作,放弃读博未尝不可,听说美国放弃读博的人很多。但是,在没有找到好的工作之前,最好的方式是先去大学报到,在学校里面学习一段时间,或许过一些天,想法就不一样了。

· 如果继续读博士,将来选择应该会很多。确实你现在才进入博士阶段不到一个月,现在属于博士生修学分阶段。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可以经常到实验室里面与往届学生交往,了解更多课题组的研究方向的情况。另外,如果觉得学校的研究方向不是很好,可以申请CSC奖学金,联系出国到其他国外高校攻读博士学位。对于后者,像华南理工这样的学校,应该机会会很多的。

最后,每一个人都会或多或少遇到一些困难,如果不轻言放弃,最终都会克服这些困难的。

一起加油,祝成功。

喻海良,

2014-9-24

----------------------------

 

1)导师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2)在大学里面,是骡子是马自己先溜溜,导师真的没太多时间。
3)很多大学里的课题组有几个学生能干点活帮导师分点忧就不错了,别看课题组吃饭的时候好几桌人,混文凭的还真不少。
4)中科院会把骡子培养成马,因为中科院导师比学生还多。
5)教育部给中科院的学生名额太少了,很多课题组都需要招聘零时工或帮大学里那些没课题的导师培养学生,叫“联合培养”。

 

------------------

 

从该学生的的邮件来看,此学生在研究生阶段换了三个方向,博士刚刚开始还没有做就已经联系了三个导师("......换个导师,联系了一个做金属材料的组织性能的老师。说愿意谈谈,后来我也没怎么说。还联系了一个做表面工程,物理方面的老师愿意要我去"),可想而知,典型的急功近利、眼高手低型。因此,不同意喻老师的建议,引用30楼的话“像这样的学生我会劝退或让他换其他导师,就像6楼说的:踏踏实实做科研,选择了就要坚持到底,科研的东西关键在于用心、悟性和努力,想有所成,必须有所付出和有所执着。你居然选择了就得接受,科研,读研,读博本来就是在枯燥中寻找快乐,只要你沉进去是很值得留恋的。既然不适合我们就不应该培养不合格的研究生,哪更不应该再去让他读博士,没有课题你可以想理论相关的啊,中南大学的本科生不是解决了数学的世界难题吗.关键在自己,像这样三心二意的学生我不会接收!能力很强吗?考上博士超60分就强?现在考博士看的是有没有可塑性,不在于应试的分数。他走不走科研的路子怎么和导师有关?是学生自己选择了考研上研究生,不是导师硬逼着学生读得,更关键是研究生毕业都得达到独立科研能力。这样的学生有独立科研能力吗?遗憾的是多了一个不知道何不合格的硕士毕业了,别再增加一个不合格的博士毕业。”

 

------------------

判断导师是否外行,能否指导学生的研究领域,需换立场先回答两个问题:

(1) 期刊编辑会不会有内行不用却用外行审稿?当导师作为外行不会被编辑选为reviewer去审学生研究领域的稿件,做reviewer或者examiner去审稿都没资格,却去说导师有能力指导学生研究该个领域?脑子烧坏了,不是骗子就是傻子。

(2) 学生的研究领域,导师不是专家、没有经验、以前没有做过、没有发过相关文章、没有preliminary result等等,却去把这个领域作为基金申请书的内容,会不会被评审通过?评审都不通过的事,说明连reviewers不信导师适合这个领域,现在却要绕过reviewers和基金申请直接踩进这个领域,说导师可以指导?脑子烧坏了?不是骗子就是傻子。

 

-------------------------

华中师大原校长:教育之目的不是为适应市场需求

不能说现今人们不重视教育,从国家领导人到地方官员,从社会到家庭,几乎人人都在谈教育、关心教育,教育几乎成为随时可以听见的话题。也不能说现今教育没有发展。岂但有发展,而且是大发展,号称史无前例的“跨跃式”发展。其规模之大、层次之高与速度之快,堪称举世瞩目。

然而,仍然有为数极为众多的人为教育犯愁。因为教育确实是已经生病,虽不能说“病入膏肓”,但也算得上疑难重症,问题成堆,盘根错节,整治匪易。概括起来,可能就是“我们的教育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不适应国家对人才培养的要求”。

但是,什么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什么是“国家对人才培养的要求”,这些本来就可以作不同的理解,即使是教育部门实施的各项重大举措,也都是以决策者对上述两种要求的认知为依据,而问题正出于他们认知的偏差。

厦门大学潘懋元教授曾说过:“社会需求是多样的、复杂的,具有双重性。第一,在基本要求上,社会需要高校所培养的人才具有高度的责任感。第二,在具体要求上,社会需要高校的专业结构与社会的人才结构基本一致,大学生能充分就业。因此,高校在培养学生过程中,若要满足社会需求,就不能抛开学生社会责任感的培养,而仅仅满足于找到一份工作。”

潘老的话大体上是明确的,但似乎言犹未尽,没有把问题点透。按照我的理解,并且用大白话来表达,就是目前的学校“重教书而轻育人”,没有真正把知识传授与品格陶冶密切融合在一起。这好像是学校的问题、老师的毛病,但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主政者方针、政策乃至教育理念的缺失。对于某些主政者来说,所谓“社会需要”就是“市场需要”,所谓“人才结构”就是“就业结构”。“人才”现今已经沦落成为“人材”,才智之士已经降格成为材料资源,无非是金钱奴隶而已。

殊不知,市场只是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市场服务于社会,服从于社会合理发展的健康趋向,但不能也不应主导社会生活的整体,正如不能用“无形的手”完全取代“有形的手”一样。因此,教育固然需要适应市场需求并且经过市场调节,但教育并非仅仅服务市场,而是服务整个社会!从历史文化长河的绵延来看,教育可以延续到永远,而市场仅止存在于一定历史阶段。教育应该比市场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如果教育只能俯首贴耳听从“市场指令”,那才是教育的堕落、文明的悲哀。

而现今对教育的最大杀伤力,也正是作为市场原始驱动力的利润追逐,包括日益膨胀的个人利益谋求。金钱至上与急功近利的风气恶性迷漫于校园内外,学术腐败与贪污腐化已经成为败坏教育的罪恶之源。学风应该成为世风的先导,而现今的学风在某种程度与不良世风却是同污合流,许多热爱教育的有良知的教师,无不痛心疾首地感叹:“校园已经不再是一片净土。”而各级教育管理部门用以评估和调教众多学校的那些层出不穷的所谓“指标体系”,更把“重量轻质”、“重科研轻教学”,乃至弄虚作假、浮夸成风等弊端,推展到极致。

就教育谈教育,是说不透当前教育问题症结的。必须超越教育,把教育与社会发展需要结合起来,特别是与人类文明危机结合起来,才能够把教育存在的根本问题看清说透。几年前,参加以“两岸教育革新与发展——教育哲学与历史”为主题的研讨会,两岸专家学者进行切磋与交流,其中不乏真知灼见,对当前两岸都正在进行的教育改革工作都有借鉴意义。

会议主办者在“活动缘起”中指出:“面对多年来如火如荼展开的教育改革,现在应是一个理清问题、策划未来的时刻,而教育学术界更有责任,共同面对问题,对症下药。毕竟,教育改革是具有高度时代意义的工程,推动教育改革需要热情,更需要专业。若没有精密的诊断,将会事倍功半;如果没有全民的意识,建立由下而上的革新动力,则难以落实;行政体系的热忱,更须根据各种理论和实务加以推展,才能进退有据,进而致力于建立有效可行的教育改革机制,俾利长久运作。”

深愿全社会关心与呵护教育,教育是关系民族、关系人类千秋万代的大业,希望有更多的有志之士参与研究、讨论、试验、创新,共同谋求教育的兴利除弊、革故鼎新,开拓出持续健康发展的新局面。

(作者为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原标题:教育之目的不是为了适应市场需求)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