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计算机科研与技术

 
 
 

日志

 
 

[徐耀]我们都是博士后, 科研经费的再思考  

2015-03-22 19:35:53|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有两个新闻引起我的关注。一则是“我国博士后制度迈入而立之年,出路何在”,另一则是“美国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迎来新领导”。前者勾起我对以前接触过的两个博士后的回忆,后者勾起我曾经接触过的PNNL来访人士,两个事情的结合就是如何通过改变研究所治理模式来提高科研人员的学术积极性。

在我以前工作的课题组,曾经招过两个博士后,一位做量化计算,一位是医生,我认为这两个博士后都没有为课题组的研究做出应有贡献。第一位很优秀,但不适合在那个课题组做博后,连个服务器都没有给配,无法做量化计算,浪费他两年。后者则是一个交易,跟学术就没有关系,浪费课题组两年。通过这两个例子,我想说的是,很多人对博士后的理解不靠谱,包括制定制度的人。

再说PNNL的访客,其中一位是华人科学家,从他口中才知道美国国家实验室的基本概念。美国的国家实验室有明确的服务对象,而我国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没有服务对象,这一点是学习美国最失败的地方。正因为有明确的服务对象,才有明确的科学目标和技术目标,所以那里不招研究生,除正式职工外,只有博士后,而且博士后在科研中起很大作用。

在我国,博士后制度基本走到头了,由于管理理念的落后、地方发展不均衡、待遇低下、就业困难、人才外流等原因,没几个毕业博士打算做博士后。事实上,现有的研究所组织模式也没有考虑过博士后的位置,本应该由大量博士后做的工作由层级结构分明的“在编职工”做了,这是有重大不同的。从研究实习员、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到研究员,这个序列被人社部划分成13个级别,一旦如此,职工的奋斗目标就不是学术进步,是升职称。而升职称由众多因素制约,学术水平并非最主要的因素,职称评定只是一种政治工具,那么大量科研人员的智慧被这个经过严密设计的工具主宰,可想而知他们能做出什么有价值的成果,除非他在职称方面一蹴而就或者他不在乎。

除按照任务组织科研活动的封闭的国防科研系统外,其他科研单位都是在研究任务不明确、经费渠道不固定的前提下,将人员固定,属于守株待兔的行为模式,这样引来一个大问题:本应顺其自然的用人变成僵化的用人,应该是博士后的人都变成了职工,而职工(尤其年轻职工)实际上扮演的都是博士后的角色。科研单位的人事组织是个硬壳,没有弹性,研究所的尴尬之处就在于此。

虽然众多研究所都存在服务对象不明确的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服务对象,而是服务对象太多元,因此无法按照美国国家实验室的模式运行,但还是可以有所借鉴。其实每个研究所都有相对固定的客户,以服务于这些客户为核心,组织科研事业部,再根据需要灵活组织人员,人员应该可以在研究所内部自由流动,这个决定权在于研究所的人事部门,而人事部门听命于研究所的最高决策者,比如所务会或者所董事会(如果有大量外部资金融资进来的话,可以组织董事会)。这样副研以下大部分研究人员就会变成类似于博士后的岗位性质,不存在级别的差异,不存在论资排辈,其收入取决于学术水平和技术能力,由研究所和个人协商而定,但要求收入相对稳定,即稳定支持下的协商薪资。而原来拥有较多权力的研究员课题组长只负责组织科研工作,不负责任何其他事物,这样,每个研究人员都会专注于自己的研究,管理者负责对外承担任务。这样,很多博士后在研究工作若干年后,选择退出或者继续,愿意并可以胜任的也就可以在这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退出的可以参与其他类型的工作,比如科普、服务、企业等。

目前流行的鼓励每个科研人员搞项目的做法其实不是真正的激励措施,而是科技发展缺乏宏观设计的表现,这个宏观设计不仅限于做出个五年计划那样的表面设计,而是全方位的设计,包括全国的科研机构如何分工协调、如何整合重组、机构如何管理、人员如何流动等等一系列机制,这是我们这样一个有着长久中央集权传统的国家所擅长的。我们的既成政策在需要设计的方面没有设计,在需要自由发展的方面却设计得太细、管得太死。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中,有委员提出博士后的问题,所涉及的博士后身份模糊、费用谁出、谁来管理等都很重要,取消专门的博士后管理机构,让博士后决定权回归研究本位,因为博士后本来就应该是研究单位的重要研究力量。但研究所必须把博士后正确对待,不能当成廉价劳动力。

为了提高科研机构的整体效率,稳定的人员支持是必须的,有了这个,则要抛弃现有的全国统一的13级职称体系,让大量一线人员角色变成类似博士后,也就是在单位内部具有流动性,向外也有流动性,在他们追求学术水平和技术能力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会取得进步,并发挥出最大作用。那么谁应该是正式职工,谁应该是博士后?应该根据岗位性质确定,某些重要的固定技术岗位必须是职工,而需要一定流动性以确保不断有新思想进入的研究岗位则需要博士后。那么谁来出钱?项目经费里就应该包含这部分人员的稳定支持。财政部对纵向科研经费的管理应该由偏向于固定资产投资、科研条件建设向稳定的人员资助转变,因为科研条件一旦建成就可以长期使用,没玩没了投资科研平台建设只能造成重复购买、浪费金钱。研究所的建设方向也应该由低水平重复建设课题组平台转向建设高水平通用平台和相关的人才建设,而博士后是满足通用平台运转的最佳群体。

有人说,一旦博士后和职工一样稳定,就没有积极性了。在我的设计里,博士后不再是某个课题组专用,他的成绩由通用研究平台来评价,而且是面对面的评价。何为面对面评价?博士后做学术报告,学术领导共同评价。这样保证公平公正,对博士后的工作是激励,因为不好的评价会影响他成为职工的可能性。

总之,被目前的职称制度限制的职工像原子内的束缚电子,博士后的加入就是要由离域电子形成共轭结构。形象一点,没有双键共轭结构的存在,就不会有品种繁多的人工聚合物产生。

新闻链接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5/3/315294.shtm

http://news.sciencenet.cn/dz/dznews_photo.aspx?id=22656

 

---------------------------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黄世仁对杨白劳这么说。

  且不说万恶的大地主如何为富不仁,我从祖辈的故事里知道,过去的小地主家也确实没什么余粮。我母亲说“过大年,地主家吃饺子过了破五”,是被人羡慕的,一般人家只有除夕一顿饺子,区别仅此而已。在靠天吃饭的古代农业社会,家庭普遍缺乏安全感,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现在的科研领域也存在“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的感慨。为什么科研人员都在不停地申请经费?其根本目的就是攒点余粮,在青黄不接或年份不好的时候能抗一阵子,其心也可怜。所以在竞争性经费面前,展现的只有丛林法则,没有丝毫温情与礼让。

  在一个普通的研究所,假如一个小课题组有一个研究员、一个副研、三个中级、十个左右研究生,在不买大的仪器设备情况下,在人员费用和物价不断上涨逼迫下,一年的开张费用一百万。这不是个小数目,中国有多少科研人员能保证每年稳定得到这么多经费支持?残酷的现实是,课题组一旦赤字,就意味着很可能解散,人员自找出路。从这个意义上讲,研究所员工美其名曰为“国家事业编制”,实际上是没有保障的企业员工。这种压力是巨大的,因此课题组必需使出吃奶的劲儿争取经费,多多益善,不怕活干不过来,就怕钱拿不回来。这样,大量经费实际上沉淀在单位的账户里,不能发挥作用,造成极大浪费,就是便宜了银行。

  不仅如此,科研经费沉淀意味着获得的经费超出了实际需求,当然任务量也超出了科研人员的能力范围,人员就会心浮气躁,静不下来,钻不进去,结果造成大部分项目都完成得不好,怎么可能有好的成果?

  说穿了,大部分科研机构的基本组织形式还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模式,科研人员类似靠天吃饭的农民,缺乏稳定支持,就会缺乏安全感,攒余粮就成了唯一选择。这个稳定支持不仅是稳定的经费支持,更主要的是稳定的人员费用。我们可以帮国家算算帐,如果稳定支持人员费用,国家给一个研究员每年支付工资15-20万元,如果让他自己挣钱自己发,他会给自己发尽量多的钱,肯定会远远超过这个数目,总之这些钱基本都是国家掏的,那么从财政的角度看,很显然不划算,多花了钱,科技投入效果却不好。

  研究所在攒余粮,课题组在攒余粮,个人也在攒余粮。攒余粮的结果,一方面大量科技经费沉淀在科研单位不能发挥作用,另一方面科研单位不停地哭穷要钱。最近两会上有不少院士委员都表示国家的经费投入不足,但请这些委员们看看自己攒了多少余粮?正因为有些单位、有些团队攒的余粮太多,才造成别人没饭吃。为了攒更多的余粮,在国家层面占尽便宜的大牛们一粒“粮食”都不愿留给别人,恰如黄世仁总嫌地少一样,真实的“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改变科技投入政策的首要任务就是增加稳定的人员支持,不仅可以减少实际的人员费用,还可以稳定人心,让科研人员安心做事,没有后顾之忧。有了人员费用的稳定支持,那么所有科研项目的经费数目都可以降低,因为实际上几乎所有项目的预算都超出实际需求,其差额部分就是被攒下的“余粮”,这部分钱应该很多,看看两会上每年科技预算支出情况即知。一旦砍掉了经费“余粮”,让经费必需全部用于研究任务,国家的科技投入会更高效,就能投入更多的研究方向,惠及更广大饥渴的科研人员,有助于减少科研领域的两极分化现象。当然,增加稳定的人员支持并非恢复吃大锅饭的旧政策。考虑到中国国情,可以通过增加科研人员的科技服务来适当发放绩效收入,使科研人员的收入有些灵活性,也能保证他们的积极性。

  什么时候科研人员不需要攒余粮了,科技体制改革才会真正发生作用,真正的创新才会涌现,现在的创新多数是为了攒余粮的应景之作。

  至于如何避免稳定支持下科研人员混日子,请待我以后再讲“我们都是博士后”。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